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感人故事 >  文章正文

人狼情(人狼情故事)

来源: 苍穹文章网 时间:2022-01-19 17:50 编辑:xiuxia 浏览量:46

这是我听我奶奶说的一个人与狼感人的故事,现在我也讲给大伙听听。那一年,雪下得很大。一团团、一簇簇的雪从天上飞落下来,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空翻滚而下。

雪终于停了,茫茫的田野一片雪白,房舍、群山披上了银装。

一大清早,李老头打开屋门,准备出去打猎。这李老头单身一人,五十五岁了,靠打猎为生,今年雪下得比往年都大,猎物大都冬眠了,这使李老头的生计变得更加困难,所以,李老头就想早些出门,争取多一些时间来搜寻猎物。

谁知道,刚一打开屋门,李老头就发现在屋门前躺着一条狼,正喘着大气,脚受伤了,看伤口,似乎是中了某个猎户的陷阱。狼看见老王出来,就低声呜嗷,似乎在向李老头求救。在李老头所住的小山村,他们世世代代都以打猎为生,但他们从不捕杀狼,因为狼是他们的图腾,他们认为狼是上天派来眷顾他们的使者——狼神,所以狼都通人性。当然,这李老头也不例外。

二话不说,李老头见到这条受伤的狼,小心翼翼向狼走过去,还一边示意狼不要乱动,表明自己的善意,也许是狼看出了李老头身上并没有恶意,又也许是这条狼在这恶劣的天气下,实在走投无路了,它只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李老头,任由李老头把它抱进了屋里。

在屋里,李老头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这条狼的伤口,他温和的对狼笑道:“狼老弟啊,你命真好,幸好伤口还没有感染,我对你上些药,再歇些日子,就没事了。”说完就朝自己常年放那些药的桌子上走去。熟练的拿了几瓶药水,一下子就把药上好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医疗设备跟不上,村民常年上山打猎,免不了受伤,所以,每家每户都自备了一些常用药,常年的经验积累,每家每户对处理伤口技术处理那是没话说的,像李老头这样经验丰富的老猎手更不在话下。

上完药,那狼伸出舌头在李老头的脚上舔了舔,并朝李老头嗷嗷的叫了两声,似乎在对李老头说:“谢谢!”

李老头慈祥的摸了摸狼的头,笑道:“好了,狼兄弟,你伤口没事了,就在我家里先避避风雪吧,我出去打些猎物给充下饥。”

李老头刚欲出门,却发现自己的裤脚被什么东西绊住,回头一看,原来是那条狼用嘴巴咬住自己的裤脚。狼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李老头,并头时不时向远方摆动。

见此,老王感到有些蹊跷,就低下身子,是问道:“狼兄弟,你是不是有事要我帮忙?”

只见,老狼嗷嗷的低吼两声,似乎再回答老王的问题。然后继续扯着李老头的裤脚,向一个方向不断的示意性摆动。

老王见老狼的反应,觉得自己没猜错,又试着问道:“那你是要我跟你去一个地方?”

狼人性化的点了点头。

李老头有些担心的向狼说道:“可是,狼兄弟,你这伤。”李老头还没有说完,这狼就领头走出屋子,朝山上走去,很无奈,李老头只能跟在后面。一方面,李老头担心这狼的伤势,这另一方面,李老头也想看看这狼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干什么。

就这样,李老头一直跟在狼的后面的走,在这雪花纷飞的大山里,老狼刚走没多久,伤口就裂开了,鲜血从腿上流出来,一直流到这雪白的雪上,非常明显。李老头几次都跑到狼的面前,示意他停下来。但是,狼总是嗷嗷低吼几声,似乎在安慰李老头说:“我没事。”然后,又带头向山上深处走去。就这样一直走,大约走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目的地,在李老头面前的是一个洞口很大的山洞,不过这山洞门却非常适合遮风挡雨。

老王指着山洞口,对着狼问道:“你带我来的地方就是这里?”老狼催促的朝李老头吼道。

李老头为人忠厚老实,听出了狼的急促,笑道:“好好,我这就进去。”

跟着狼走进山洞,李老头发现这是个很宽广的山洞,非常适合居住,通风却明亮。李老头非常钦佩这条狼竟然能找到这种地方居住。走到山洞的尽头。

李老头非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铺满枯草的地方上,有三条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狼正嗷嗷乱叫,看样子似乎是饿的,旁边还有一条非常虚弱的母狼,正在恶狠狠的朝李老头嗷嗷吼道。带老王来的那条狼,赶紧朝母狼吼了几声,似乎在告诉母狼,李老头的来意。不一会儿,母狼温顺的望着李老头,眼里满是哀怜。

此时,李老头算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这公狼和自己差不多同病相连,都是在这恶劣的环境中,找不到食物,正好此时母狼生了这一窝小狼,更是雪上加霜。由于没有食物,加上刚生育完的母狼,身体竟虚弱的没有奶水喂小狼,这公狼为了此事,一大早就出去寻找猎物,没想到竟然中了猎户的陷阱,后来又糊里糊涂的走到了李老头的屋前,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李老头看了看母狼然后又看了看公狼,想了想:“这公狼把自己叫来,肯定是叫自己帮忙照顾母狼和小狼崽子的。这母狼饿了,好办,自己去打猎还能给它填饱肚子,可是,这一时半刻,母狼也不能产奶啊,这小狼崽子才是主要问题。对了,自己家的母猎狗不是刚生了一窝小猎狗么,可以让这些小狼崽子喝猎狗的奶,对,就这么办吧。”

想完,李老头一边用嘴说,一边用手脚比划,示意公狼带着小狼崽子跟自己走,也许是这李老头天生就跟狼有缘,一下子,那公狼就似乎明白了李老头的意思。公狼朝母狼嗷嗷吼了几声,似乎在告诉母狼,李老头的意思,然后叼起一只狼崽子,同时,朝李老头嗷嗷叫了一声,又摆头示意李老头帮忙抱剩余的两只狼崽子。李老头二话不说,小心翼翼的在母狼不舍的眼中,抱起两只狼崽子就往外走去。

此时,雪下得比来时更大了,来时的脚印都被雪埋没了,仔细一看,比来时足足厚了十几厘米。可是回到李老头的家里的时间却丝毫不比去时慢。

就这样,狼崽子喝到了猎狗的奶,满足得睡在了狗窝里。公狼看见小狼崽子们睡得很甜蜜的样子,它轻轻的用头在李老头的腿上摩了摩,并用嗷嗷低吼声向李老头道谢。

见到小狼崽子终于吃饱了,李老头又赶紧带着公狼进山打些猎物给母狼吃

这个冬天,公狼一家就住在李老头家里。白天,公狼代替猎狗跟着李老头进山打猎,母狼和母猎狗就守在家里,防止黄鼠狼来偷吃家禽,晚上就一起窝在这个几平方米的小木屋里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雪融了,春天来了。

公狼带着母狼以及三条刚学会走不久的小狼崽子告别李老头,向大山深处一步一步走去,时不时还不回头望了望李老头,李老头总是笑呵呵的朝它们挥挥手,示意它们走吧。李老头并不是不想留住它们,只是,李老头知道,狼是一种野性动物,大自然才是它们的最终归宿。这个冬天是李老头一生中过得最开心的日子,哀叹了几声,望着公狼一家子的背影,李老头转身回到这个空荡荡的木屋里,也许是公狼一家子刚走,还没有习惯,又也许是李老头真的对公狼有一家子产生了身厚的感情。看见空荡荡的屋子,难免产生一股凄凉感,所以,李老头为了让自己继续触景伤情下去,就从墙上拿起猎枪,带上母猎狗出门打猎去了。

时间如串珠一样,一天串着一天,一周串着一周,转眼,又到了大雪纷飞的季节了。

李老头照旧打开屋门,看着眼前的一切,茫茫的田野一片雪白,房舍、群山披上了银装。李老头感叹道:“又一年过去了,不知道公狼一家子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小狼崽子长成咋样了?”

至今,已经距离公狼一家子和李老头离别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李老头虽然没有见过公狼一家子,但是,凭他多年的打猎经验,他总能感觉到背后有一只野兽再跟着他,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李老头知道那是公狼在后面保护他,他没有去可以找公狼出来。

今天是李老头生病的第三天了,李老头家里的存粮已经不多了,李老头一大早起来,打开屋门,竟然发现门前竟然放着一只身体还热乎乎的兔子,看脖子的伤痕,像是野兽咬伤的样子。李老头眼睛湿润了,他知道公狼报恩来了。这公狼每天都跟着自己打猎,这几天,公狼这几天都没有看到自己出来,也许猜到自己出事了,所以才有眼前的一幕幕。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李老头准时在屋门前收到一份猎物,有时是野鸡,有时是野兔越是这样子,李老头越是想念公狼,可是这公狼就是不肯出来见李老头,李老头有几次故意早起埋伏在屋两侧,等公狼出现,可是,公狼也许知道了李老头的想法,就是不出现,李老头一回屋,他才把猎物放在门前,离去。

见公狼不出来见自己,李老头就开始不接受公狼的‘报恩’,一连几天,公狼的猎物都整齐的摆在李老头的小木屋门前,一动不动。这时,公狼似乎猜出了李老头的心思。

又一天早上到了,一大早,李老头就听见有敲门声,李老头赶紧打开门一看,只见一年多不见的公狼嘴里衔着一只野鸡,眼中充满埋怨的望着李老头。

见到公狼终于出现了,李老头别提有多高兴了,李老头笑呵呵的对公狼说道:“狼兄,你终于肯出来见老头子我啦,哈哈,出来就好。”

公狼嗷嗷了几声,似乎催促李老头赶快收下猎物,李老头笑呵呵的收下野鸡,公狼见李老头终于收下猎物,朝天嗷嗷的高兴的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李老头并没有拦着。因为他知道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果然,从那以后,每天早上,公狼准时敲门送来一只猎物,直至春天来了,李老头又开始上山打猎,公狼继续默默的远远跟在李老头的身后。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李老头认识公狼三年了。

这天,有一队日本鬼子进山抢粮,来到李老头家里,李老头没粮交,鬼子就欲抢家禽,李老头不让,就和鬼子争执,李老头打不过鬼子,被几个鬼子,用枪托使劲的往身上招呼,李老头只能疼得在地上滚来滚去。就在这时,一条公狼不知道从哪里奔出来,直扑殴打李老头的那几个鬼子而去。把那几个日本鬼子咬得哭爹喊娘的,这时,旁边的被吓傻的鬼子反应过来了,朝公狼‘砰砰’开了几枪,公狼倒在血泊里,倒地时,公狼充满不屈的朝天嗷嗷的吼了几声,不一会儿,满山到处充满悲凉的狼吼声,然后就看见几十条狼突然从大山中跳了出来,直奔鬼子而去,据当时最年长的老人说,他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狼这样舍身救人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狼出过这深山,更何况是一大群狼,这鬼子一见气势汹汹的狼群,吓得鬼子拔腿就跑。

鬼子跑了,公狼倒了,李老头哭喊着爬向公狼,公狼嗷嗷朝李老头地吼道,似乎在安慰李老头说:“老哥,我没事,别为我伤心。”见到公狼的样子,李老头抱着公狼那虚弱的身子,仰天长啸,直至李老头声音哑了

几天后,在李老头的小木屋旁堆起了一个高高的坟堆,墓碑上写着:“吾弟之墓,立碑人李抗日。”

几年后,李老头不见了,在这偏远的山区里,却出现了一名抗日英雄,没有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总是带着一个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有人说他是狼神下凡,专门来帮助穷苦老百姓的,因为总是有一群狼跟随在他身边,吓得鬼子闻风丧胆。

抗日胜利后,那名抗日英雄也不见了,有人说看见他和一场战争中和鬼子同归于尽了,也有人说他参加八路军了,立了大功,当了大官,还有人说,他完成了上天交给他的使命,回天复命去了总之各种说法都有,但是,不管哪类说法都不能没有人能够证明,只有一个事实,大家都知道,就是这名抗日英雄就是从人间消失了。

又到大雪纷飞的季节了,在李老头那小小木屋里,又开始升起了袅袅炊烟,是的,李老头回来了。


文章标签: 人狼情  
0.05365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