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文章正文

新传说夜宿香格里拉(夜宿香格里拉故事在线阅读)

来源: 苍穹文章网 时间:2021-12-02 17:17 编辑:xianping 浏览量:37

农民毛留根今天进城了!时间是晚上八点多,他是在县城下的火车,然后打了的,来到了一家名叫香格里拉的大酒店,这是本地唯一一家四星级宾馆,毛留根要去那里住宿。其实,他根本无须在县城住宿的,他的家就在本县乡下,如果坐小公共,花几块钱,几十公里路就能到家了;再说啦,即使要住宿,三十、四十元一宿的旅店多的是,那种旅店才配他毛留根住,可他为什么要去住四星级宾馆呢?

毛留根走进了香格里拉的大堂,门童殷勤地向他鞠躬,同时疑惑地斜视着他那衣衫邋遢的背影。

宾馆大堂服务台的小姐,那都是精挑细选的人尖子,惯会看人下菜碟。小姐微笑着打量了毛留根几眼,已作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位要么是买彩票中大奖了,要么是农村刚发财的土包子,来开洋荤了。毛留根说要一个单间,一个小姐立即报出了价格:888元。

毛留根没有讨价还价,他拿出身份证,付钱,办理了住宿手续。毛留根别的没说啥,只提了一个要求,要住10层以上,小姐给他开了11层的1113房间。

服务生带着毛留根上电梯,到了1113房间后就离开了。

过去,毛留根只在影视里见识过这种高级客房,如今自己居然亲自光顾了,他好奇地这摸摸、那弄弄毛留根还没新鲜够呢,写字台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是个声音怪好听的闺女打来的,她说:老板,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

屋内干干净净,纤尘不染,毛留根实在看不出哪里还需要拾掇的,不过他转念一想,反正老子付过房钱了,她要服务就让她服务吧,于是他就在电话里说了自己的房间号。

不一会,外面有人敲门,门没锁,那人敲了几下就推门进来了。那是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闺女,她和毛留根一打照面,两人都愣住了:毛留根认识这闺女,叫潘叶荷,是自己女儿毛翠薇的同学。女儿去年高中毕业后,来县城自费上了个学理发的学校,还没毕业呢。一次大周末,女儿领这闺女来家中玩,所以毛留根认识她。

潘叶荷愣了片刻,马上转过神来,讪笑着说:大伯,您怎么在这住啊?这是1213房间吗?我舅妈出差来看我,住在1213房间,叫我晚上来找她。

毛留根乐了:闺女,你走错了,这是1113房间,翠薇她好吗?

大伯,您放心,翠薇姐好着呢!哎呀,不行,我得赶紧走了,我舅妈该等急了!

毛留根的鼻子不由一酸,他叫住潘叶荷,把兜里还剩下的一百多块钱全掏出来,递给她,说:这点钱,你替我交给翠薇。

潘叶荷接过钱来,终于忍不住了,问:大伯,您是不是发大财了?要不您怎么不回家,住在这么好的宾馆里?毛留根苦笑着,没说什么,随后就打发她走了。

潘叶荷急急忙忙下了楼,走到咖啡厅,对正坐在车厢座喝咖啡的毛翠薇耳语了几句,毛翠薇一听,吓得花容失色:赶紧走!天啊,要让我爹知道我干这个,还不把他气死!于是两人溜出咖啡厅,飞快地穿过大堂,出门打了辆的,溜了。

出租车开出几百米后,毛翠薇忽然叫停车,她愈琢磨愈觉得不对劲:前阵子父亲来信,说在外面打工,辛辛苦苦,风吹雨淋,盖了一年大宾馆,最后包工头跑了,工钱没着落,他决定等要到钱后再回家。他现在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要住这么昂贵的宾馆?

毛翠薇谎称有点急事,叫潘叶荷先走,自己下了车,先是快步走,最后飞跑起来,冲进香格里拉,乘电梯上到11楼,气喘吁吁地来到了1113客房,一看,门虚掩着,推门闯入,只见父亲已经爬上了窗台,正要往下跳她扑过去死死搂住了父亲的大腿,把他拖了下来,父女俩抱头痛哭。

毛翠薇哭着埋怨道:爹呀,钱没要着,您也不能寻这短见啊!

毛留根抹了一把泪,说:爹快六十的人了,拼死拼活干了一年,指望给你上大学的弟弟攒上明年的学费,一天要在日头下干十四五个小时啊!可是,一年哪,包工头只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千多块钱,就跑了。我就想:唉,活着真没意思!我给人家盖了一年的大宾馆,我就想也能在大宾馆住上一夜,然后跳楼死了算了。死之前,咱这辈子也算在大宾馆住过一夜,不亏了!刚才,你那同学走错了门,我怕她告诉你我在这,你再找了来,我就想这会儿跳楼算了

爹,弟弟的学费,我替他出了。我现在因为手艺好,在好多家发廊当艺术指导,每月能挣五六千块钱呢!毛翠薇每月的确能挣这么多,但不是当什么发廊的艺术指导。

真的?毛留根见女儿如此出息了,非常高兴,咳,早知道这样,我干吗住这熊地方呢,花了我888块钱呢!毛留根又开始心疼他的钱了,毛翠薇劝了劝爹,接着就下了楼,对坐在假山茶座旁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子说:今晚我陪1113房间那个客人,他出500。说着,她掏出200块钱中介费递给那男子。

男子不满地说:这么点钱你也陪?

我乐意!毛翠薇一甩头,走了。她到了1113房间,在门上挂出请勿打扰的牌子,安顿父亲睡下,然后自己盖了条毯子,在沙发上和衣而卧。如水的月光,从玻璃窗洒进来,照着女儿清秀的面容和父亲苍老的容颜。

四星级宾馆的夜晚果然不同凡响,睡梦中,已经有好几年只作恶梦的毛留根突然吃吃吃笑了起来,他梦见那个万恶的包工头被警察抓回来了,开公审大会枪毙了,民工们都领到了应得的报酬,他数着一厚叠哗哗作响的钞票,心中乐开了花。

文章标签: 新传说夜宿香格里拉  
0.04559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