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  文章正文

惨叫鸡的迷失(惨叫绝望鸡的来历)

来源: 苍穹文章网 时间:2022-01-19 17:19 编辑:seven 浏览量:46

我既找不到那个目标,也找不到自己在哪里,历经艰辛,终于找到了想要的地方,可是,又无法找回回去的路。犹如茫茫雪地里,人烟罕至,踪迹全无的大地上,那只孤独而受伤的白兔明知到处是路,却因处处可能是陷阱而感到其实无路可走,一步都不敢踏出去我在宿舍里,手里拿着那个被阉割的公鸡玩具惨叫鸡把玩。‘’公鸡,本来是应该发出嘹亮的打鸣声,是谁呀,有这闲功夫,把公鸡给阉割,让它只能发出一阵阵的惨叫?是谁,还造出这种玩具来!中国人真行!什么玩具都能造出来,还那么受欢迎!我随意捏了一下这只阉割惨叫鸡,它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吓了我一跳,比我想象的更惨!随着用力大小的改变,它发出的叫声会越来越凄凉,这凄凉声正符合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与预期,可是,任由它叫得再凄惨,又有谁在乎它本身是如何想的呢?

我的同事姚刚回来了,走过来,突然抢了过去,笑嘻嘻地高频率地捏着这只惨叫阉割鸡,发出一阵又一阵不同频率的叫声,冲着我伸过来又马上缩回去,等待我去抢回去。还给我!我冲着他说,他不肯还给我,我抢了几次,都没有抢到手,他却在我快抢走时,扔到我床铺上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回到床铺上拿回我的惨叫鸡,把它放好,装到旅行包里。姚刚说:你知道今天星期几了吗?你怎么不去上课啊?现在换了新领导了,查得可严了!他这一句话,把我惊醒了,我一想,还真是,我怎么好像好几天没去上课了!

我大脑飞快运转,周四下午,我有课,四节课。今天正是周四,我需要去上课。我赶快起身去找书,走出宿舍。我走向教室,教室刚刚修整过,整齐划一的教室,比原来的更多了,古香古色,却好像在雾里,我看不到教室的班级牌,我问一个学生: 这是哪个班啊?怎么看不到班级牌啊!那个学生回答说是29班。我问他:7班,8班在哪里啊?他说:不知道。我只好自己数数,29班旁边肯定是28班,四个班在一起的话,32,31,30,29,然后,我再去另一排,28到25,然后24到21可是,我走了好一会儿,就糊涂了。迎面走过来两个人,我一看,其中的一个我认识,是我二十年前上班时的教导副主任,他怎么来这里上班了?

莫非是领导新招聘过来的?也有可能,学校规模要扩大,肯定要增加人手,肯定要从下边调来人,那这样的话就顺理成章了!他主动打招呼说:郑主任,过来了?他笑着说:是的。刚来,校长让我查课,老本行啦!现在的风气不太好,我查得可仔细了,好几个老师空着好几堂课不上!真不像话!他的语气开始变得严厉起来。我心里一想,也许说的是我吧!心里有些惭愧,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8班与9班,去上课,否则,又被查住了,多尴尬啊!我说:我要去上课了,你忙吧!就离开了,继续去找8班与9班。刚走过去,又后悔起来,还不如像他打听打听,8班与9班在哪里呢,转念一想,没有打听正好。要是向他打听,那不正好不打自招了吗?连教室在哪里都不知道的老师,又怎么能给人家按时上课呢!于是,我继续往前走,继续去找。我往东北方向走,穿过了几处由学校老师将空闲的土地开荒种菜的田地,心想,也许在那里吧!一会儿,来到了东北的一处教室,心里还纳闷,为什么唯独这些教室在偏远地方啊!既远,又难找到,与其他教室隔着一片田地,还有许多竹子掩映。来到了那里,是有学生在那里上课,有个学生在外面,看我过来了,递给我一本书,老师,你看看。这本资料不错。看看你们班学生订不订。

我一听就明白了,是推销教辅资料的。问他:我连班都找不到,我哪里顾得上这些。是谁叫你推销这资料的?他转身向别处看了看,我看到留着特殊发型的我们学校的老师周舟,他笑着走过来,说:拿走一本吧,你先看看,可以给学生推荐一下!我就拿了一本,我向他打听8班9班在哪里呢?他说,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教的是特长班。不是文化班。我想也是。这么久了,还没有找到,本来以为是找到了,谁想是特长班。这下耽误时间久了,不知道误课误了多久了!心里不免有一丝焦虑。我拿出手机,想想,我可以用手机地图去寻找,我到底在哪里,我要去哪里。可是,拿出手机后,摁了几下子,没有反应。我知道内存满了,就按开机重启键,那个学生在一旁喊道:不用重启,快出来了!可是,我已经重启了。重启手机后,我寻找百度地图,在地图上想找到我在哪里,可是,不知为什么就是看不到那个红色的尖尖的标志,我再输入要到哪里去,手机还是没有反应,根本输不上汉字。返回后,只看到了一个大的全球地图,我拨拉了几下,穿过大洋,来到亚洲,然后放大,找到了雄鸡一样明显标志的中国地图,然后,再定位,找到我所在的省,城市,县城,仍旧无法定位自己在哪里。我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太慢了!现在查课的也都配好了,我要是老是找不到教室,上不了课,必然又会被查到。这可如何是好?真是太奇怪了!简直是一夜之隔,我就找不到去哪个班上课啦!为什么那么远,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在哪里呢?

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走了几里路,眼前出现了一排教室,虽然涂料都是一样的,古香古色的统一涂色,可是里面的房子却破很多,我听到学生的喧嚣声,知道,是教室。我向学生打听上了几节课了,这是第几节课,还向学生打听,8班教室在哪里。终于,打听到了,这里就是8班。他领我来到了教室。我看到了我的学生,二十多年来没有多少变化,在教室里,有几个歪歪扭扭地坐着,还有的在吃东西,也有的累得不行,趴在课桌上睡得正香。

听到有声音响,虽然有些怪异,我却敏感地知道这就是上课铃声,因为,除了学生的喧闹声,不会有别的这么大的声音了。我走上讲台,说:上课。下面有几个人站了起来,等着班长喊:起立!有的没有站起来,说:还没有上课呢!老师搞错了!我说:不管上课没有,现在开始上课。其他的学生才如雨后春笋般陆续地钻了出来。我看了一眼,说:坐下。学生都坐下了。我知道今天是作文课,打算讲一讲后面的作文,打开书一看,全都是古文选编,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作文,那这样吧,随便找一篇来讲吧,打开314页,咱们来学这首古文。打开了没有?好。咱们一起来读一遍我向窗外看了看,有没有查课的来,没有。于是,我就不再考虑其他的了,我们就开始学习这篇古文课上完了,我如释重负,走出了教室。我遇到了我的同事年高依,还有吴功,顿底。三四届了,别人都转完一轮回来了又上去了,我们还在原处,排课时还安排在一起。

天之道,损有余而奉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同头课里寻常见,风风雨雨几度闻。正是人杰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我们这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老师,深深地理解了什么叫让老师成功,让学生成才。那应该在前面加上三个字某些或三个字一部分。我们却什么也不敢说,人微言轻,默默地看着别人轮回,自己傻傻地像那些被阉割的惨叫鸡,任你发出多惨的叫声,也没有谁能听到,也没有谁在乎,叫得太响了,反而还会得到一个鄙夷的眼神!出了教室,我想回家,却依旧找不到回去的路。我这才发现:我们这些人就像那只惨叫鸡,已经彻底迷失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已在哪里。根本就无法预期未来,这个世界很大,其实又很小,在我们的世界里,无论是到哪里去,又无论回到哪里,其实根本就没有路!作者 方泊兮


文章标签: 惨叫鸡的迷失  
0.05276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