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文章正文

水对河流的情意(关于河水的文章)

来源: 苍穹文章网 时间:2022-01-18 17:13 编辑:xiuxia 浏览量:40

令人难过的冬天,冻土般消溶,蛰伏的生命悄然舒展。春风和煦,燕子回归,青草芬芳,河流温润地流淌。从天而降的阳光和二氧化碳,从地而来的水和养分,在筋骨和脉络间川流不息。

柳树脆嫩的新枝吟诵着河岸,每一根根须朝着河流植下永恒。站在河堤上,透过绿色栏网,我默默地凝视河流,一点一点地开垦着未来的美好,像复苏的万物,跟着阳光、土地一同呼吸,跟着河水一同徜徉,无穷无尽地伸展臂膀。我无法说出春天和河流之间有什么隐秘联系。如果硬要我回答,我会说,春天,是从这一条河开始的。

亲爱的人类,我要告诉你的是,春天是我的知己,河流是我的伙伴。倘若要我在这两者之间挑选一个最最重要的伙伴,那一定还是这条叫做“涢水”的河流。因为它是我的骨架,定义了我的形貌。从青年到中年,近三十年的光景,从二水厂,到三水厂,我每天都要跟水打交道。从取水泵到反应池,再到滤池,再到轰鸣的送水泵,水的能量就是通过这个过程得以传递,如沸腾的血液输送到千家万户。我命定这辈子离不开这条河,一生都要仰仗于它。而春天,则让我的呼吸变得更为流畅,身心更为愉悦。

春天,是河流的一个点缀。在春天里,在洋溢着新生愉悦的河岸,在每一滴清水输入管道的欢呼颂词里,我想没有哪一个供水人会迷失幸福,没有谁会再将沉重和痛苦续写明天的心境。虽然仍处在疫境之中,深刻的体验如同创伤,但在抗疫一线,捷报频传,如同春天的新生席卷眼帘,胜利的曙光就在不远处,但我仍会记得这些日子,记得2020年的这个疼痛的春节。这本是一个阖家团圆、幸福祥和的日子,却被按下了暂停键。一个叫做“新型肺炎”的病毒从湖北武汉蔓延开来,全国各省无一幸免。如湖北武汉,我所在的小城安陆亦是重灾区。封城的那一天,街上变得静悄悄,冷清清。昔日的人流车流已消失,遮住了喜怒哀乐,遮住了悲欢离合。

当防控的号角紧急吹响,一场没有硝烟的新型肺炎阻击战开始了。谁能战而胜之?民警、医护人员、社区志愿者,全都逆行而上,勇挑重担。他们每天奋战在抗疫一线,在老百姓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为战胜疫情增添了信心。供电、电信、移动、燃气,这些团队,亦是逆行者,在这个危难时刻,每一个人都在用真情温暖这个世界。与这些行业不无二致,我们供水企业,同样迎难而上,用真情温暖民心。若有战,召必回,若有需,叫必到。职责的担当,使命的召唤,是每一个供水人战役的决心。守护的信念和必胜的把握,像含苞待放在三水厂的玉兰花,温暖着我们的心。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书写苦难历史的一笔,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续写供水故事的作家、诗人。因为疫情,上下班途中的大小路口,几乎都被封锁。起初,连电动车和自行车都不能骑,上班靠步行。

三水厂坐落在解放山大坝上游,是市区的偏远地段,住在市区的同事,徒步走到单位,也需要四十来分钟。有的住在城东、城南,是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更何况,原先敞开的路都被封了,必须绕道。绕过了封锁的道路,走到另外一条羊肠小道,昨天下班还没封的,今早被铁栅栏封得死死的。没事,继续绕,总有一条路能到达单位。天没亮就出门,披星戴月走在沉寂的路上,没有谁打退堂鼓,我们所有人,都有把天走亮的等待和欣慰。各种难题接踵而至,全市各大小区实行全封闭式管理,到水厂的路也被封死了,同事们只能走府河大坝的河堤才能到三水厂。住在护国的老刘,因为小区的大门紧锁无法出去。

天早不说,又冷,保安开门时极不耐烦。他戏谑地找来一根长梯,对保安说:“如果你同意我明早爬梯翻出去,你就不用开门了。”住在河西周桥村的老杨、小严,因为周桥村是零感染,没有一个确诊病例,管控更是严格,村路封得死死的。路口派人24小时值守,才不管你在哪里上班,根本不放他们出去。他们只好绕行走府河二桥,再弯到泰合乐园,走大转盘到解放大道,一路骑车过来,也要一个小时之久。二水厂就在河西周桥村,与三水厂隔河相望。老徐住在二水厂的职工宿舍楼里。有一次他跟刘厂长调侃:“每天绕行那么远的路,不如借一条小船划过来,这样省时省力,多好!”刘厂长说:“那怎么行,你如果有困难就说出来,实在不行,安排别的人来值班。”老徐一口回绝:“说笑呢,这个时期,我怎么能给厂里添堵。”说得也是,各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哪里有什么闲人,刘厂长所说的“安排别人”,无非就是他自己。我们暗地里也会叫他老刘,厂里同姓的人多,例如老杨,老李。大家都是几十年的老同事,这些带“老”字的称呼听上去比较亲切。

它就像一个代号,一个共同的简约称呼,如同我们共有的名字——供水人。是的,供水人。我们中,没有一个人会忘记自己的本分,没有一个人不热爱每一滴自来水。早上刚到单位,便看到刘厂长站在大门口处了,他拿着体温仪,对进厂的职工进行体温检测、酒精消毒、发口罩。

从大年初一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没有休息一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他本就清瘦,熬过的夜,会立即在他的脸上显现出来。首先是颧骨,瘦得更为明显,再就是双眼,布满血丝,黑眼圈几日不曾消散。忙完了厂部工作室、车间的消毒,他便到取水泵船那里去巡视了。

源水水质动态变化、泵机是否正常运转,从来逃不过他的慧眼。他从加氯间来到加矾间,从反应池又走到滤池。他熟悉水厂的一草一木,熟悉每一台机器的轰鸣、每一滴产生化学反应的自来水声。

这所有的声响,在他的胸中,如美妙的旋律跌宕开来,是他半辈子的梦萦魂牵。他再次来到中控室,询问出厂水水压的动态变化,叮嘱轮班组的同事,供水工作不能掉以轻心,要时刻关注原水,科学投加加氯、加矾量,确保水质,清水库的水位不能掉,要确保足压供水。轮班组人员大多数是工作了二十几年的老同事,他们不光对自己的工作十分熟悉,对待工作的热情和敬业的态度,也感染到了身边人。守土有责,守土尽责,是我们供水人心中的信念。

受疫情影响,全市各行各业的工作人员早上八点之前必须到岗,傍晚六点之后才能下班。轮班组的工作时间做出了相应调整,原是白班、小夜班和夜班三班倒,改成每个班组值守48小时。这样一来,避免了交接班频繁带来的风险。疫境中,尽管防疫措施都很到位,但谁都不知道他人是否去过公共场所,是否与感染的病人擦身而过。没有一个人对调整的工作时间提出异议,大家可以累一点、苦一点,只盼望疫情早点过去。疫情虽然阻隔了道路,却没有阻隔供水服务的暖心通道,供水客服热线电话频频响起。

热线的女同事,美丽大方,着装整洁。她们戴着耳麦,用温柔甜美的嗓音解答各种用水疑问。自热线服务平台成立以来,供水服务功能进一步增强,用户通过自来水服务热线5252295咨询问题的范围越来越广,涉及水价、计量、供水法规、用水安全等领域,几乎囊括了供水行业的各个方面。热线的女同事熟悉供水管理政策、法规和各部门工作流程,熟背抢修人员的电话号码。

从用户中来,再回到用户中去,她们以用户满意度为目标,充分发挥热线服务作用,努力解决全市用水问题。水阀报修、爆管及时派单,对受理的每一项工单,认真处理,对部门处理问题的时限和办理效果,实行用户回访制度的跟踪管理。水质检测中心的毛主任,除了完成水质化验的各种指标检测,保证出厂水质的达标以外,还要向热线同事询问,今天有没有反映水质的电话。热线的小梁告诉他,有个用户反映自来水烧开后产生白色悬浮物。她已向用户解释,这是水中硬度引起的,因为天然水中一般都存在硬度,其主要成分是钙和镁,加热后与水中的重碳酸盐和氢氧化镁产生白色沉淀,是一种正常现象,对人体健康没有任何影响,用户表示可以接受。

但毛主任不太放心,给用户拨去电话,对他说,自来水您尽管放心饮用,如果您对水质还有什么疑问,我到您家来取水样进行检测。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拿起一只玻璃瓶子,往厂外匆匆跑去。他当然不能进到用户家中取水。由用户把水样递出来。疫境中,他这样取水样,再回到厂里进行检测已不是一回两回了。水厂负责保障供水水质和水压、电机设备的维护、制水物资的储备;客服热线解答用户疑问、努力解决各种用水问题;维修部门确保爆管、水阀报修的抢修及时;办公室负责后勤、防疫、跟踪查询全体员工体温及身体状况等事宜。各部门各司其职,所有工作都在有序开展。

在这个病毒肆虐的春节,上下一心,克服重重困难,以清澈、足压的自来水保障了全市的供水需求。如今,确诊感染病例十四天为零,这是否代表了我们就可以出门了呢,去拥抱春天,拥抱太阳,拥抱每一个美好的黎明的降临呢。绿叶有对根的情意,水有对河流的情意。供水人的天空,永远向着阳光,向着河流奔腾,如同河畔的柳树,朝向河流植下永恒。

文章标签: 水对河流的情意  
0.05450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