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唐

网文大咖“锦衣夜行”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归唐》,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军事历史,李世民李宽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前几天被范阳卢家小姐堵着骂的恶气还没出,今天又来了个找不痛快的?还有莫名其妙就到这里了,李宽这几天的火憋得没地方出,拳打脚踢把火气全部撒在了曹参身上!但是李宽这身体素质确实不咋滴,打了每两分钟就没劲了,剧烈咳嗽了起来曹参应该是军伍出身,身体强壮,除了鼻血和胯下刚开始猝不及防挨了几下之后,后来就护住了要害他心里也震惊诧异,这楚王他也见过好几次,每次都是病怏怏的,人见人欺,居然还有这种血性?李宽气......

作品试读


李宽看着老王居然潸然泪下,笑了笑:“王老你先别哭,以后有的是。就说说这酒能卖个什么价钱?”

王老管家舔了舔嘴唇,似乎意犹未尽:“王爷,老奴见识的少,外面最好的酒,一斗不过一百五十钱,只觉得这酒,比王府里的酒强了百倍,甚至老奴曾今有幸尝过宫中御赐的御酒,也……”

这种话不能说全,李宽也听出了老王的意思。他前些日子流连青楼酒肆,发现唐朝人好酒,长安城里的酒肆星罗棋布,像宜春院这样的青楼楚馆也卖酒,但是里面再好的绿蚁酒也都是差强人意。

他让匠人做了器皿,后来发现不成功,原来是相连处漏气,达不到密闭蒸馏的效果,又用软牛筋做了密封,酒精的纯度才算是堪堪达到了要求,相当于后世四十多度的白酒,如果蒸馏的器皿更精准些,酒料从糯米换成高粱,达到五十度也不难。

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

现在酒做出来了,只是酒香也怕巷子深,如何打开市场,把这些美酒卖出去,还得卖一个好价钱,同样是个问题。

王府中只有李宽自己,还有老王和晴雯儿,加上两个老匠人,也没个能使唤的人,想要出门推销,连个推销员的找不出来。

晴雯儿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不好让她去抛头露面;王老管家是忠厚长者,“这酒怎么样,让他给你吹”也不现实。思来想去,他决定还是亲自出马。

拿定了主意,李宽就找老王要了套仆役的衣服,又叫晴雯儿帮他准备一块黑巾,谁知道晴雯嫌埋汰,用了一张王妃赏给她的布料做了一个,李款都怀疑是不是晴雯儿的肚兜改的,蒙在脸上香呼呼的。

不过这么一扮上,就像个西域来的高大胡人,绝不会让人联想到他是在长安“大名鼎鼎”的楚王爷。

毕竟王爷出门卖酒,实在是不成体统,他自己不要脸就算了,皇室的颜面还是要顾及下的。更重要的是:他要一出门,外面的大小妇人都跑光了,造成万人空巷的盛况怎么办……

一切准备就绪,李宽想了想,又找了块平整的木板,豪情万丈的亲自挥毫写上“一斗酒,两贯钱”,自信在楚王府门前的街口支了个小摊,开始卖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老王买回来那种上等绿蚁酒,在最好的酒肆里也就卖百文钱,相当斗酒0.1贯钱,而一斗酒相当于现在的两升也就是两公斤,按照现在这么算,李宽的酒斗酒2贯,足足比市面上贵了二十倍。

哪怕是李宽前世,也没多少人能喝得起八二年的拉菲,所以他在街上坐了一整天,围观的人很多,但是一看价格,都啧啧有声摇头离去,一滴酒都没卖出去。

天近黄昏,酒摊依然没有开张。

李宽心里琢磨,看样子打开市场还需要时间,坐了半天腰还有点酸痛,不经意瞧见地上亮光一闪,捡起来原来是十枚铜钱。

捏着这十枚铜钱,李宽有点乐呵,快速把钱揣进袖口,今天也不是没有收获嘛……运气不错。

就准备收摊明天再来的时候,街那头忽然有几个锦衣华服纨绔子弟模样的公子哥,搂肩搭背的过来,看样子几人喝的挺尽兴,一路上又喊又叫,走得歪歪斜斜,吓得路人纷纷避让。

李宽眯起眼睛看去,中间那个好像是熟人,那天万民宴上瞧不起他,又误打误撞帮他解了围的小黑子程处默。

瞧几人醉醺醺的模样,李宽也不想招惹,正打算收摊,谁料到程处默就在不远处喊:“哥几个快来,不是说没喝够吗?这有人卖酒呢!我来瞧瞧……什么玩意?一斗酒两贯钱?你奶奶的!你当你卖的是神仙酒么?”

几个醉汉一听他喊,都围上来,瞧了瞧牌子,又看看蒙脸的李宽,顿时叫嚷起来:“这是哪儿来的胡商,坑们拐骗到长安来了,这是天子脚下,有王法的地方!在这地方,咱几个小爷就是王法!兄弟们动手,砸了这奸商的摊子!”

见他们撒酒疯,李宽急了:“且慢!我这要真是神仙酒怎么说?”

程处默来劲了,一巴掌按在酒坛上,怒目而视:“要真是神仙酒,这一坛酒小爷我就按照一斗两贯钱这天价买了!!!要不是,我砸了你的摊子不说,还要送你下大牢!”

“好,我看小爷你们都是言而有信的汉子!不会说话不算数吧?”李宽嘿嘿一笑,心说今天还想着空军了,这不冤大头就来了?

“你去满长安城打听打听,本小公爷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自然是说话作数的!”程处默冷笑一声,和几个纨绔虎视狼顾,就等着收拾这个不良胡商。

谁知道李宽倒是不急不慢,慢慢揭开酒坛,一股奇异独特的香味飘然而出,把几个酒鬼都熏的一怔。

但等到几人看到坛子里的酒水,又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这清汤寡水的,和井水一样,也算是酒?”

程处默本来看到一坛子清水也愣了楞,以为这胡商是戏耍他们,当场发作就要砸了酒坛,直接揍人。但是经过这么一闹酒醒了不少,虽然这酒看着清澈见底和水似的,但是那清冽的香味确实勾人的奇特怪异,难以相信这味道是这水一样的东西散发出来的。

不等李宽亲自打酒,程处默就自己舀了一提,只喝一口,半响说不出话来。

“程小公爷?”

“处默?怎么样?是不是水?”

“你倒是说话啊?傻了啊?”

其他几个纨绔见程处默傻傻站在原地,纷纷拿过酒提,舀了一口,几人能和程处默这么勾肩搭背的一起喝酒,也都不是普通人家,什么好酒没喝过?笑嘻嘻不当回事,一口酒下肚,但是都像程处默一样愣住了。

足足过了半响,几人几乎同时长长的舒坦了一口气:“啊……这酒……”

程处默也不顾旁人的眼光,一口气将手里的酒喝得干干净净,甚至还恬不知耻的舔了一下酒提子,这才长出一口气,叹道:“好香的酒!我全要了!”说着抢先把两个李宽都搬不起来的酒坛子,像宝贝一样抱在怀里,还警惕的看着其他几个纨绔。

程处默程小公爷见过世面,知道这酒着实不简单。

心想冬天将至,到了年关,老爹也得给陛下送些拿得出手的年礼,普通的金银珠宝,皇后长孙娘娘最为瞧不上,说老百姓日子才好过几天?寻常的海味山珍,陛下也看厌了,说西边连年打仗,这劳民伤财的事少干。倒是这一口美酒,很拿的出手!相比之下稀罕的西域马奶酒、葡萄酒都只能说黯然失色。

更何况程处默他爹出身瓦岗寨,也有几位好兄弟同朝为官,大家都是莽夫武将出身,除了刀剑,不爱红颜,就爱美酒。

要是把这美酒往秦琼叔叔府上一送,自己在一众小辈里也算露了脸,说不好秦叔叔一高兴,还得高看自己一眼!这样动不动就骂他不争气,当着陛下的面揍他的老爹程咬金也说不定会高兴些……

“别!小公爷,给我匀点!一斗就行!”

“处默,你不地道,大家一起发现的,凭什么你一个人全买了?”

“对,见者有份!我弄点回去给我老子也尝尝,回去出出风头!”

几个纨绔也不傻,知道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稀罕物,纷纷叫嚷起来。李宽一听,眼睛一亮:“几位小爷别急,这酒还有!”

“什么?在哪?”程处默几个纨绔眼睛里都放出了绿光。

李宽微微一笑,故作神秘:“仙酒自有出处,只是还需几日。各位小爷需要多少可给我说,交个定金,约好七日后在此处咱们再碰面。”

众人闻言,掏出腰包纷纷上前,他们个个都是纨绔子弟,钱不缺,但是长安城里的酒都喝遍了,唯独这胡商的酒别具一格,不说寻常酒肆,就是宫廷宴席上,也未尝过如此佳酿。这下众人不再质疑李宽是奸商,反而对他这两贯一斗的酒起了些心思,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稀罕物啊!

程处默肉疼的掏了五片金叶子,其他人交了定钱,约定好了七日之后在这里再见面,几个醉猫就抱着那坛比铜钱还贵的酒,摇摇晃晃心满意足的走远了。

李宽开市大吉,匆忙收了摊子,在街上溜达了片刻,见行人渐少,没人认出他来,趁着黄昏溜回了楚王府。

晴雯儿这一整天都在为王爷担心,见李宽进了大门,扯了面巾,忙端上热茶上前关心:“小王爷累着了吧?那酒要不要让王老管家拿回来。”

李宽接过茶碗微微一笑,也不说话,美滋滋的吸溜一口热茶,再将腰间的钱袋往晴雯儿手里一送,顿时金叶子哗哗作响,晴雯儿只觉得手心一沉,忙拉开钱袋,屋中顿时被金光照得一片亮堂。

“一、二、三……八片!整整八片金叶子!”

晴雯儿一声惊呼,感觉身子差点一软,八片金叶子,折一百六十贯铜钱!这笔钱虽然比起王府的欠款来说不多,但的确是她这些年来见过最大的一笔!

按照长安的物价,这一百六十贯,够普通的农户一家三口生活十年的。而且,这是王爷赚回来的,老老实实做生意赚回来的!不是借的,也不是赌钱来的。

“都卖了?”晴雯儿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

“卖了,碰上几个冤种……不是,碰上几个大客户,都给我包圆了。”李宽把茶一饮而尽,长舒一口气,心里挺痛快。来了这么些天,总算干了点正经事,也算旗开得胜了。

谁料到晴雯儿捧着手里的金叶子,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呜呜……王爷,你真有本事了,能往家里赚钱了!奴婢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宽见她哭的伤心,知道她这几年跟着自己胆战心惊委屈难熬,趁机占便宜,捏了捏她的吹弹可破脸蛋,笑道:“哭什么,跟着本王,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王老管家站在一旁,笑容满面捋着胡子。自从他上次祈祷之后,心许自家小王爷真是改了性子,不光在万民宴上崭露头脚,又做出此等仙酒,这是突然开窍了?不行,今晚还得给老王爷上柱香,保佑小王爷一辈子平安顺遂呐……
"

小说《归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