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  热点资讯 >  文章正文

女子被误当野猪射击后埋尸家属拒绝谅解(警方调挖掘机搜寻家属称左额中枪)

来源: 苍穹文章网 时间:2021-12-25 11:11 编辑:eva 浏览量:41

夫妻俩晚上去湖里捕鱼,妻子疑被猎捕者当野猪枪击后被拖到工地抛尸,4名被刑拘的一名同村嫌疑人还虚情假意地帮忙寻找。

12月23日,案发第5天,死者家属向华商报记者透露,案情涉及枪案,潜逃外地的开枪主凶男子正被警方搜捕。

死者的儿子查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家属有理由怀疑组织打猎的同村57岁姜某(化名)策划抛尸。“我妈被开枪伤害的时候,他就在案发现场,他认识我妈,事发后他还假情假意帮忙寻找我妈。”

>>>湖堤上车灯很亮

丈夫乘坐小木筏下网捕鱼

在湖岸边等候的妻子失踪

“梁子湖属于鄂州,往前面过去涂家脑镇就是武汉市的江夏区。”查先生介绍,48岁母亲和父亲平时并不住梁子湖附近的村子。

“我父母平时是在外地做服装生意,就是每年过年时候才回老家来住段时间。今年因为有疫情,所以比往年提前20多天就回老家来了。农村要去买鱼,因为没有车辆不方便,所以才想着到湖里边下网弄两条鱼吃。”

提起12月18日晚上发生的事情,查先生表示没想到母亲会倒在枪口下。

“我们家就住在湖边,当天晚上7点半到8点之间发生的。因为天黑,原本我爸是不想让我妈去的,我妈想去玩,说她不下水,就在岸边上等。”

查先生介绍,“当时我父亲和我妈妈相距有五六百米。我爸和另外一个人当时在湖上的木筏上下网,就是那种地笼子,另外这个人负责划船,我爸下了两条网,准备捕几条鱼拿回家吃。”

但等父亲上岸,就找不到母亲的踪影。“那个地方晚上很黑嘛,我爸找不到我妈就打她电话,打了很多遍,我爸爸以为她先回家了。我爸当时看到湖堤上有车,车灯很亮,他就从湖边往家里赶,再打电话,我妈没接,他回去发现家门是锁的,当时就慌了,就又返回我妈当时呆的地方去找。”

>>>天黑湖边视线差

人蹲草里肉眼肯定看不到

如果是带夜视仪才能看到

查先生表示,如果不是发现母亲遗落在现场的手机,母亲莫名失踪恐怕父亲也会被怀疑。

“我妈手机当时掉落在现场了,如果不是这样,手机在她身上的话,我还会怀疑是我爸和她吵架了,因为手机也在,和其它的消息一提供起来,警方立马就排除了我爸。”

查先生承认,当晚湖边视线不清,“光线很差,像梁子湖边的话,下午6点多钟天色就已经很黑了。湖边有一点点荒草,人蹲在草里肉眼肯定看不到,如果带夜视仪才能看到。”

查先生证实,他们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母亲当时蹲下来,可能认为沿着湖岸边公路驶来的越野车是渔政巡查执法人员,查先生表示:“我妈妈被打野猪误伤,这是事实,我们有自己的来源渠道。”同时,查先生也表示,要以警方的调查为准。

>>>风大听不到枪声

57岁靠组织打野猪盖了自建房

“我妈被开枪伤害他坐越野车上”

“那天晚上,湖上的风非常大,我父亲当时就听不到枪声,如果当时听到枪声,就不至于再去让警方去侦破。”查先生表示:“我妈妈中枪后,手机掉在现场,后面很快就查到了姜某身上。”

查先生承认,同村的姜某57岁,和父亲关系还可以。“他是专门组织人家来打野猪的,人家来一般吃住都在他们家里。他在村子里胆子越搞越大,在十里八乡都有所耳闻,他靠这个赚钱,人家在他家里吃住都要给钱,他盖了自建房,他是组织者,他提供野猪踪迹线索,带人家去现场打,我妈被开枪伤害的时候,他就在现场。”

查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当时他就坐在越野车上,要不然警方也不会抓他,他就在案发现场,他是12月19号晚上被鄂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抓的。”

>>>第二案发现场抛尸

带到大冶荒芜的工地埋尸

警方调用挖掘机挖出遗体

查先生表示,父子俩已经前往母亲被抛尸的地方实地看过。“警方不让我们去,但我强烈要求,既然我妈妈出了这么惨的事情,她被抛到了哪里,第二现场我们家属一定要去看一下,我们父子俩最后都去了。”

查先生透露,母亲中枪后被人带到大冶市一处荒芜的工地抛尸。“当时他们已经把她埋在工地上了,20号警方调了挖掘机挖出来的,埋尸现场,距离我们家开车得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查先生表示,他们有理由认为是姜某策划抛尸。“我们家属怀疑,因为其他涉案者都不认识我妈,又是小孩,又是农村,又是湖边,人家打完就跑,没必要把她带着跑。他(姜某)是看到我妈认识他,才起了歹心,才会有后面的抛尸。”

>>>虚情假意帮忙打捞

“他那个时候肯定已经知道

一直待我家里还出谋划策”


查先生表示,母亲失踪后姜某还虚情假意地来家里帮忙寻找。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给我爸说,听说我妈不见了,问我妈是不是掉到湖里面去了,假惺惺地说他那里有船,想办法帮忙组织人去打捞,他还搞这些事,那个时候他肯定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

查先生说,其实姜某就是来打探虚实的,“第二天晚上,他一直待在我家里,他一直听着,还出谋划策的。”

>>>刑事案件警方尸检

左前额弹孔枪伤不确定是铅弹

开几枪致命枪等法医鉴定结论

查先生证实,母亲是遭枪击身亡,母亲的遗体在鄂州市殡仪馆。

“前天(12月21日)我们去殡仪馆看了,我们只看到左前额有弹孔枪伤,其他的伤口没看到,因为在殡仪馆看时,只看到脖子往上的地方,下面是用黄色塑料袋裹着,只看到她头上有枪伤,但不确定是铅弹。”

“尸检大前天(12月20日)就做了,因为是刑事案件必须要做尸检,警方通知我们说尸检结果3到5天出来,最迟是7个工作日出来,说到时候会第一时间和家属联系。具体致命枪伤要以法医的鉴定结果。我们不清楚他们具体开了几枪,警方至今没有告诉我们家属,这是刑事案件,不是民事纠纷。”

今天已经是案发第5天,家属还在等警方的尸检结果。查先生说:“尸检结果出来,肯定会说明是用的什么枪支形成的枪伤。我妈妈去世,我们家里还要办后事。”查先生表示,家属有知情权,他们需要知道母亲是怎么死的。

>>>疑丰田霸道套牌警车

家属称不是猎枪案情涉及枪案

开枪男子外逃警方正组织抓捕

12月23日,查先生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案情重大,“因为涉及到枪支,这是很严重的,他好像还不是猎枪,他们哪儿来的枪,具体涉及的枪型都要等警方的通报。”

查先生表示:“案发现场涉及5个人,有4个人已经被刑拘,一名开枪者鄂州市公安局正在组织追逃,据说这个人背景很大的,因为枪是他的,这涉及枪案,到现在一直还在抓捕当中,他已经逃到外地去了。”

查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案子性质严重,“当时他们开的越野车是套的警车牌,但跟警方没有关系,相当于是套的假牌照,他们开的是丰田霸道。案发当天,他用的不一定是猎枪,有媒体说我妈头部有铅弹,那只是猜测。”

>>>刑拘4名涉案者

“他们几个人也是临时组织的”

有人开农家乐专搞野味开餐馆

查先生表示,4名被刑拘者中,除过姜某外,他只了解一人的情况。“他们4个人是被带到鄂州市公安局,现在在看守所还是在哪里关押不清楚。”

查先生说:“有一个是在武汉市江夏区那边开农家乐,他是专门搞野味的,开餐馆的。他们几个人也是临时组织的,在逃的这名主犯有背景,一般的平头老百姓也开不起丰田霸道,而且更不敢用警车牌呀!”

>>>打野猪很猖獗

“打野猪应该办证 不允许私捕”

无利不起早 组织比打猎更严重

查先生表示:“4个被刑拘的人中,我只认识姜某,他是组织者,他家说白了就是一个窝点,因为打野猪他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在我们这里搞了很多年了,就是今天这是一批,过几天又叫另外一批,而且近几个月搞得非常猖獗。”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案发10天前,国家林草局网站发布关于《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征求意见稿)》,野猪拟从“保护动物名录”移除,这会不会助长打野猪?

对此,查先生予以否认,“不是这样的,我们去问了警方,包括其他部门,都是说打野猪是违法的,不管是不是保护动物,都要办理相关许可证,不允许私捕猎杀。”

查先生表示,他们咨询的结果是:“打野猪应该办证,不允许私捕,而且打野猪是政府的事情,只能是政府牵头组织集中捕捉,所以他是非法的,而且还涉及枪支。”

在查先生看到,姜某是罪加一等。“他是一个组织者,他的性质一点不比开枪的人的性质差。他认识我妈妈,他是长期的组织者,组织打猎比打猎更严重。”

“在他手上贩卖的野猪至少有十几头,打的野猪,人家拿走,要给他付钱。他自己也在附近下过野猪笼和电网,没有利益他不会干的。”

查先生表示:“很多村民都吃过他送的野猪肉,我们也向警方反映了,但是警方说没看到人,没听到枪声。我们也向鄂州市长热线反映了。”

>>>当地警方回应

侦破期间不宜告知案情

现在和案件侦破有关联

12月23日,华商报记者联系鄂州市公安局涂家垴镇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目前在侦破期间不宜告诉案情,这个事情搞得到处沸沸扬扬,现在和案件侦破有关联。”警方表示不便告知具体案情,也不确定是不是会发警情通报。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4名涉案者被刑拘,案件已移交给到梁子湖区刑警队办理。开枪男子是否使用管控枪支,驾驶的丰田霸道是否套牌警车牌照,暂未从办案警方处得到确认。

>>>回家过年痛失爱妻

48岁父亲沉浸悲伤想不开

家人陪伴在身边一直劝慰

平时都在外地住,过年回老家却痛失爱妻。华商报记者希望能采访查先生的父亲,查先生表示,48岁父亲沉浸在悲伤中,情绪很不稳定。

“12月20号清晨,因为我爸爸前一晚上都是在当地派出所,当时已经预感我妈妈可能遇害了。”

“我爸现在在家里边,情绪很悲伤,我叔伯在家里边陪着他,怕他想不开,他已经有了这种想法,但是我们都暂时控制住了,也一直在劝慰他。”


文章标签: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