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感悟生活

感悟生活

  • “铃铃铃”一阵仓促铃声响起。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自西藏山南的电话。心想自己也没去过西藏,那边也没有朋友呀。直觉告诉自己这可能是个诈骗电话,就没有接。过了大约十分钟,手机再次响起。“这个骗子还真执着。”我一边嘟囔着一边按下了接听键。“喂,张毅,我是刘健啊!你怎么才接我电话啊?”手机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而且气喘吁吁的。“啊,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去西藏的?我都不知道。我还以为这是诈骗电话呢!”一听是刘健,又惊喜又意外。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28
    标签:
  • 唐河二中,是我上高中的地方。在说二中之前,首先不得不介绍一下源潭。源潭是个镇,位唐河县城北十公里的地方,中间隔着唐河,我的母校就座落在这里。源潭原名青龙镇,是一个有着三百多年的历史古镇。雍正九年,山西商人与陕西商人集资在镇内修建山陕庙,亦称山陕会馆。内有东西廊房和东西配殿,青砖黛瓦。内树有一铁旗杆,是馆内最高的建筑。二中桃李满天下,教学质量曾经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27
  • 我参加过两次高考,一次是文革时期教育回潮的1972年,一次是改革开放后的1985年。两次高考都历经了磨难和曲折,但却境遇不同。1972年,上大学不再单纯靠推荐,而是还要通过考试录取。当时母校的教导主任王效甫老师,辗转托人捎信给当知青的我,说是河北师大艺术系招生,每县只有一个名额指标,让我前去一试。当时的农村交通不便,我厚着脸皮借老乡的自行车赶几十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35
  • 第一次接触农家书屋是在大学写毕业论文的时候,当时为了获得相关资料,到一些乡镇做了农家书屋的调查。大学毕业后,我有幸成为了一名大学生村官,才真正的有机会深入其中,也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2011年,我所在的中江县永安镇红花村开始建起了农家书屋,书屋实际就是村委会的一间办公室,有四五个书架。书屋不大,也不气派,但里面很安静,无不向人们诉说着我们村的新气象。为了方便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27
    标签:  
  • 经过三天四夜的旅途奔波,1994年4月9日傍晚,我终于到达鹅城惠州。修建中的惠州客运站站前街给人混乱不堪的感觉,尚未竣工的高架桥在昏黄的路灯光照射下显现出斑驳而又阴森的黑影。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32
  • 年初的时候,我回了一趟家乡,与老友聚会时,他无限感慨的对我说,“现在的孩子大多不会说方言了,唉!我觉得孩子们应该要懂一点当地的方言,这是当地文化的一个缩影和凝结啊!”听完他的话,我陷入了沉默之中,我倒不是因为友人的感慨而觉得可惜。只因为被他的话触动,使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32
  • ​工作的变动,有些日子没能看到老王了。老王,是岳父家隔壁。婚后,我们全家嘴都插在岳父家的锅里,几乎天天能看见老王。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熟套了。老王,人随性。老、中、青不同年龄层的人都能玩得来。老王磨了一辈子豆腐,门前就是街道,搬个台阶摆在门前就是老王的豆腐摊。赶集的人来来往往路过门口,老王的生意自然好。也在于老王人热情。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26
    标签:  
  • 易水别话1这段时间,南方的老百姓好好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水火两重天。月初开始,几波台风来的生猛,带起无数降水,排水设备差点的城市,直接开启“看海模式”。“那些年错过的大雨,这些天全部还给你。”长江水位猛涨,大有洪水滔滔之势,见识过98年洪水的厉害,大家绷紧了弦,上坝的上坝,抗洪的抗洪,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了长江鱼虾俱乐部里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25
  • ​雪梅年少时,我们渴望着自己是金凤凰,飞出农村,飞得更高更远,告别面照黄土背照天的生活,哪怕是在城市开一个小卖部,只要躲开阳光的暴晒,躲开低矮的毛草屋,躲开满是泥泞的羊肠小道,躲开忙不完的农活就是最好的生活。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35
  • 无论怎样的自由都有约束写在前面正如杨绛先生说的,风就和人的情感一样,甚至我们可以把人比作风。也许是我惆怅了吧,感觉风再猛烈,也被拘束在天地之间,人再神通广大,也挡不过生命的终结,无论是怎样的自由终有约束。

    发布时间:2022-01-19
    阅读:31
    标签: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