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都市言情 >  文章正文

我和三个小女孩的故事(最新免费章节生日聚会在线阅读)

来源: 苍穹文章网 时间:2021-08-25 16:24 编辑:seven 浏览量:8373

第七章生日聚会,我和三个小女孩的故事最新免费章节生日聚会在线阅读,接下来的时日,独孤优就表现出轻松快活、精神焕发的样子,就好像刚刚欣赏美景归来,又仿佛经历了什么人生快事。他用愉快的语调同每一个人打招呼。在别人看来,最近那个控制他的那个阴郁的灵魂好像休假去了,而代之以活泼开朗的精神。这样,人们又看到独孤优像从前那样沾花惹草了。

这天,独孤优站在急诊吧台边,看到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经过,便喊道:
“哎,那个人,对,就是你,过来一下。”
这个女孩走了过来,“呦,是你啊,没想到好久不见,你这个老光棍还是这么轻浮啊。”
“会说话吗?我不过是一直都风流倜傥而已——看样子你就要升级做妈了?”
“是啊,现在就是去检查,没想到这么不幸遇到了你,你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啥事,就是让孩儿他妈见见孩他爸。”独孤优玩笑道。
“你想当孩他爸呀,你首先得取个孩他妈才行啊。”
“我可不想要二婚的,除非是你,你说咱们还有没有希望?”
“我们两口子感情好着呢,你就等下辈子吧。”
“好,今生被人捷足先登了,下辈子我娶你。”
“ok,不过说了这么多,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姜晓华。我这么喜欢你,一直都把你放在心里呢,只可惜你已经身为人妇了。”
“改天我给你介绍一个,拜拜。”
“太不像话了,太无耻了。”贾菲菲听到后如是想,“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吃午饭时,张月芳走到独孤优端坐的桌子边,却发现少了一边椅子。
“来,坐这儿,让哥哥揽着你。”独孤优拍拍大腿对张月芳说。
“想的挺美。”张月芳从别处取过一把椅子,挨着独孤优坐下。
“来,把手伸过来。”
“你要做什么。”
“我要把心刻在你手上。”
“得了吧,你上午还把心给了那个孕妇了呢,”说完,张月芳抬起眉毛,对着正对面的孔静说;“老孔,你知道吗,优优是个连孕妇都不放过的人。”
“我要是真把心给了孕妇,孩儿他爸就不是别人了。”
“其实,我是了解优优的,他虽然油嘴滑舌、举止轻浮,但作风应该没问题。”孔静看似一本正经的说。
“你真得这么认为,我也真得好感动啊,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一直有四个字想对你说。”
“我喜欢你。”孔静抢着说。
“我很爱你。”张月芳说。
“我想娶你。”独孤优说。
“切,信口雌黄。”张月芳不屑的说。
“那好啊,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孔静笑着问。
“下午,下午怎么样,下午就领证。”
“你敢?”张月芳佯怒道。
“她吃错了。”孔静说。
“你刚才还不是说把心给我吗?怎么转眼就变卦啦?”张月芳故作娇嗔的说。
“可是你不收啊。”
“给给给。”说着,张月芳把手递到独孤优面前。
独孤优在这只手上画了一个心形。张月芳用这只手抓在一个馒头上,馒头上也印了一个心形。
“你这是要把优优的心吃进肚里去吗?”孔静玩笑道。
“哼,我倒要尝尝这颗花心到底是什么味道。”
三个人哈哈大笑。
“其实我真得挺喜欢优优的,不过我名花有主了,就不再做奢望了。”
独孤优轻轻一叹,“还是你实在,有了对象就说嘛。”他这看似是自言自语。
“我可是喜欢成熟的男人的。”张月芳对孔静说道。
独孤优听后不以为然的说:“我一直都不追求世人所追求的所谓成熟,我认为他们所说的成熟是一种平庸,也许成熟能帮助人成为一个干才,但他绝不会是个天才。一个终生保持一种灵动、活泼的性格的人,他才是个有禀赋的天才。所以天才只追求思想的成熟和深刻,而他们的心灵却永远是孩子气的。”独孤优认真的说,这是他对叔本华论天才的皮毛理解,不过这番话涉嫌吹嘘自己是个天才。
每当独孤优郑重其事的说话时,他就不再受女人的欢迎了。女人追求的永远是生活的惬意、轻松,因为她们承受了太多的生活的重负,尽管如此,她们却难以承受思想的分量。这也许就是为何古今中外,女人可以有科学家,却很难出现真正的哲学家、思想家的缘故吧。女人永远是感性的,永远都不是理性的。所以对女人谈论思想是不适宜的。一个男人和女人说话时只有风趣幽默、妙趣横生,才会在她们那里游刃有余,才会讨得她们的欢心。
独孤优就这样看似无忧无虑、心不在焉的度着时日,就好像他的人生中已没有什么大事要完成,又或者他对自己目前并不太好甚至糟糕的境况已处之泰然。
开始,贾菲菲还对独孤优和女孩子们的“打情骂俏”,投去鄙夷的目光。然而,渐渐地她就仿佛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起初,独孤优还时常感叹,一切真得都过去了吗?真得都结束了吗?看到贾菲菲那冷漠的面孔,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有时他们擦肩而过,只是尴尬的笑笑,在这个科室里,他们成为最陌生的人。有时他担心会把她忘记,但事实上,他真得已不再对她朝思暮想了,他真得感到轻松了许多,因为他已不再狐疑,不再心事重重了。唉,看来最使人疲惫、最耗费人精神的社交关系就是男女恋情了。
但是贾菲菲的怒火却在心中不知不觉的积累着。她虽然阻止着自己对独孤优的关注,虽然尽量做到对独孤优的言行举止满不在乎,但是独孤优一讲话,她就会竖起耳朵来。她气恼他实在是太轻薄了,心想,就让这个不知上进的花花公子堕落下去吧!
然而阴暗天空暂时的平静,却预示着暴风雨的到来。
有一天,是孔静的生日,和她关系要好的同事,几乎都参加了她的这次生日晚会。
席间,众人对独孤优说:“听说优优是咱们科室有名的才子、诗人,今天就赋诗一首,给我们助助兴,怎么样?”
“好吧,承蒙大家这么抬爱,我就胡诌几句。”
独孤优站起身来,思索片刻,便吟诵起来;
“佳客聚欢筵,
不辞酒盏干,
一杯接一本,
喝多赛神仙。
独孤酒风正,
喝多更尽兴,
一盏复一盏,
醉后做春梦。”
“怎么样,还行吧?”吟毕,独孤优问道,他知道自己不会作诗,也没人真得把他当做诗人,因此没有人会苛求他的。大家哈哈一笑,就结束了。
不过,在其他人尽情说笑时,他却想起李白和他的兄弟们聚会时所做的《春夜宴桃李园序》: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我们都是过客而已,为何每天都郁郁寡欢呢,人应当趁着年轻及时行乐。‘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那我就用千杯酒去消万古愁吧。”
不消一会儿,他就有些喝多了。他走到孔静面前:一边斟酒,一边说道:“我们科室最美丽的女士,祝你生日快乐。”两个人碰杯而饮。
完毕,孔静问道,“优优,我们大家都很好奇,你微信里写的那些情诗都是写给谁的?”
“对,写给谁的啊?”后边几个人附和着问。
独孤优不由得瞟了一眼贾菲菲,又赶紧收回了目光,他庆幸没有被发现。
“是不是为我而写啊?”张月芳玩笑道,“要不是我,我也可以为你牵线的。”
“不告诉你们,天机不可泄露。”
“那你想不想和她在一起?”有人问道。
独孤优微抬起头,心里想,“唉,现在我和她近在咫尺,却只有单恋她的份了。”
他对着面前的空气,就好像前面站着一个人似得,吐出四句顺口溜:“不必长相厮守,无需彼此拥有,但求爱你足够,只要想你永久。”
此时,张月芳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说:“不知为什么最近总是感冒,一个月一感冒,一感冒一个月。”
“知道为什么吗——是有人太想你了,你只有解了那人的相思之苦,你的感冒才会好。”独孤优调侃道。
“来,坐下聊。”孔静向椅子边挪了一下,让独孤优坐在身边。
“谢谢。”独孤优挨着孔静坐在同一把椅子上。
“你还真敢做,真是无视我的存在。”张月芳娇嗔道。
“为什么不敢坐,你又没有答应我什么?”
“那你是心里有我喽?”
“那是自然,刚才没给你说嘛,有人太想你了,所以你才会感冒,而且那人还给你作了一首诗。”
“作了一首诗,谁呀?”
“你可真是个小笨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孔静笑着说。
张月芳恍然大悟,咯咯笑起来,“独孤优啊——那也算诗,我能来一口袋。”
“你想不想把感冒治好?”孔静问。
“当然想,但是有什么办法吗?”
“去慰劳一下相思人啊。”
“怎么慰劳。”
“来,让哥哥揽着你,你的感冒就永远治好了。”独孤优坏笑着说。
张月芳起身走了过来,孔静也站起来看热闹。
“好吧,为了身体健康,我只好牺牲一下了。”说着,张月芳真得坐在独孤优的腿上。
独孤优隐约有一丝不悦,但在他看来,张月芳是个率真的孩子,他不应当怪他,何况这“苦”是自讨的。
“那么说,你微信上的情诗都是为我写的了?”
“那还用说。”
“既然优优对你情深意重,你也对他心向往之,干脆就喝个交杯酒吧。”孔静怂恿着说道。
“这倒是个好的提议。”独孤优说,他站起来,斟满了两杯红酒。
端起一杯递给张月芳,然后自己端起另一支杯。突然,他发现张月芳和孔静脸上骤变,脸上没有丝毫刚才的笑容。
“这么严肃干什么。”
“不严肃,难道应当无耻吗?”贾菲菲的手从独孤优的身后伸过来,一把夺过他的酒杯。随着她转到独孤优面前,把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
顷刻间,喧闹的房间里鸦雀无声。
“你知道最近你都在做些什么,你的行为简直到了荒唐无耻的地步!就你还自诩天才,天才有你这样的吗?你很可笑!”
今天的事情点燃了贾菲菲心中储藏了好久的炸药,他把最近所有对独孤优的愤怒都发泄在这几句话了。她想要狠狠的羞辱一下独孤优,但她是个优雅有分寸的姑娘,所以不能够说的再难听。
“唉,这个一直遮掩的女人,这个一直试图回避的女人,这个冷酷无情、阴晴不定的女人,这个一直害怕别人知道她与我恋情的女人。今天,她亲自把我和她的关系公之于众了!”独孤优心里痛苦的想着。
与此同时,他尝试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有控制得了自己,才能战胜得了敌人。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独孤优慢条斯理地说,“在我认识你之前就这样了,再说,我怎么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独孤优的话语和语气把已经泣不成声的贾菲菲又激怒了,她想发火,但羞愧笼罩着她。“是啊,我失态了,今天大家什么都知道了。”
“和我没有关系。”贾菲菲哽咽着有气无力地说。说完,匆匆离去了。
“实在对不起!”独孤优转身对孔静说道。
“没关系,赶紧追上去吧。”
“恩,谢谢你,改天再向你赔罪。”
独孤优追了出去。
当他冲出门外,贾菲菲已不见了踪影。“她跑的真快啊,——也好,见了她,我能说些什么呢?”
温馨提示:以上就是我和三哥小女孩的故事生日聚会章节内容,第七章生日聚会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内容转载至http://www.yddemo.com/reader/111/111893/37478419.html,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文章标签: 我和三个小女孩的故事  

最新文章